宋方金:最让我惊喜的2022年度电影人是他

谭飞:欢迎方金老师,新年快乐。

宋方金:新年快乐,见到谭飞老师很高兴。今天为了见到谭飞老师,我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理了发,花了68块钱,我以前都是花30块钱,但是我觉得今天一个是为了咱们录节目。

谭飞:不会是因为疫情,现在理发都涨价了嘛。

宋方金:不是,这都是30。但是呢,我找了一个好一点的,68块钱,另外呢。

谭飞:眼镜换了。

宋方金:眼镜换了,而且我这个眼镜。

谭飞:进口眼镜。

宋方金:我发现我来了之后,我觉得有点对不起谭飞老师,因为有点撞,因为你看都是有点圆,我原来那个。

谭飞:我这个便宜,我这个才100块钱可能。

宋方金:我这个。

谭飞:你这太贵了。

宋方金:我这个花了2000多,新年新气象。

谭飞:是。

宋方金:一个是咱们过去一年,我看整个社会、整个人群,大家对过去的一年其实很感慨,我看好多人在朋友圈、在微博写自己的2022,都是说2022过去了,再见,再也不见。

谭飞:没人怀念它。

宋方金:没人怀念它,那么我觉得这是一个整体的情绪,对于咱们中国电影行业、电视剧行业、影视行业其实也是存在着一个提振信心的作用。我在网上看见张艺谋导演跟院线经理见的时候,说希望这个春节档。

谭飞:是。

宋方金:能够提振信心。

谭飞:对。

宋方金:能够告别过去,一扫阴霾,迎来新生。那么我觉得艺谋导演的希望,其实是中国全体电影人的希望。

谭飞:是,你说的艺谋讲那段话,我正在台下。

宋方金:哦,你也在。

谭飞:因为一帮影管在一起,他的话讲完下面真的是掌声如雷,因为确实这一年最难的是,电影院的生活,电影院如果没有好片、佳片真的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宋方金:嗯。

谭飞:但是正因为有一个一个好片出现,可能电影院才能继续为中国解决一个就业人口。

宋方金:嗯。

谭飞:包括拉动GDP,包括在精神文明建设上的贡献。

宋方金:嗯。

谭飞:虽然说2022不值得太怀念,但是如果说问到一点,那你觉得2022给你留下惊喜的电影人是谁?可能还是有一些印记的,那你会觉得是谁呢?

宋方金:最让我惊喜的实际上是我觉得最稳健的一个电影人。

谭飞:谁?

宋方金:文牧野导演,按照惊喜这个概念来讲,其实我觉得去年还是有很多的亮点。

谭飞:嗯。

宋方金:比如说像刘江江导演的《人生大事》,其实是一个惊喜电影和一个惊喜的。

谭飞:新人嘛。

宋方金:新人,但是我以前听冯小刚导演说过一句话,他说一个电影人或者一个电影导演拍出一部好电影,其实不足为奇。他能不能连着连续拍出三部得到市场和观众检验认可的电影,文牧野导演现在严格来讲拍了两部半,这两部半也约等于三部,他的长篇处女作《我不是药神》。

谭飞:嗯嗯。

宋方金:我觉得很稳健,故事很稳健,表演很稳健,导演风格是那种传统经典叙事型的,我甚至觉得有大师风范。那么他第二部实际上是一个短片,叫《护航》。

谭飞:对,是《我和我的祖国》。

宋方金:《我和我的祖国》。

谭飞:宋佳演的一个备份飞行员。

宋方金:对,备份飞行员,那个短片,那么但是短片拍的也是干净利落,那么他的第二部长片,其实就等于第三部电影了。

谭飞:《奇迹·笨小孩》。

宋方金:这一部电影。

谭飞:《奇迹·笨小孩》。

宋方金:还是拍的经典叙事的类型,还是很稳健。这就等于什么呢?等于文牧野导演就完成了从新人导演到成熟导演的一个三级跳。而且,在中国电影目前的这样的一个状况里边,其实我看到有的电影是成功了,但是呢其实它的电影语法、电影本体其实是不过关的。那么有的时候电影因为它是泛文化一个现象,我们知道它可以通过一个事件、通过一种观念、通过一个话题,甚至通过一堆演员就能实现这种所谓的票房和商业上的成功。但是呢,你要行之很远,你要走得稳健,你还是需要有超强的电影语法,对电影本体的这样一个认知。所以说,在今年,文牧野导演他的稳健给我带来了一种惊喜,我觉得他的叙事类型是中国电影未来应该走的一条道路。

谭飞:所以可能你的记忆中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一个因素,你会认为其实一个导演的稳定比他偶尔发挥说超长、巅峰更重要,可能中国电影需要稳定的输出或者稳定的电影人才。

宋方金:对。像文牧野导演他面临的,你比如说他面临的角逐和他同时代的导演,实际上很多导演不是科班出身,那文牧野导演他是田壮壮老师的。

谭飞:他是科班出身。

宋方金:研究生,他是北京电影学院,学电影出来拍电影的,而且是什么呢?他的研究生论文我去网上下载下来看了,研究的是罗伯特·麦基的《故事》里边的剧作原理。那么你看他学的是导演,他的研究生论文实际上交的是一篇关于剧作叙事的论文。而且这篇论文通篇没有太讲究电影导演的视角的剧作,他研究的如何让叙事变得更稳健、如何让叙事变得更有效。所以说文牧野导演背后其实站着的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经典叙事的观念,所以我觉得他会走得很远。

谭飞:而且一个导演如果是能复制的话,相当于说他可以稳定地输出,对中国电影工业的意义更大。他原来就很早也参加湖南卫视的节目,我当时也是评委之一。他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他在海选的时候自己牵着一条狗,他要拍一个那种片子。人家说你今后的追求是什么?他说我要拍有文艺气质的商业电影。他真的用自己的实践在兑现诺言,他的电影虽然是商业片,但是其实里面都有人文的、社会关怀的很温暖的东西,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年轻导演要追求的方向。

宋方金:而且同样的话呢,有一次他在咱们《四味毒叔》的节目中,咱们俩人不是去了西宁影展。

谭飞:是,西宁影展嘛。

宋方金:西宁影展。我跟他做了一个访谈,我说那么你的导演的理想中的作品,或者是你自己想达到的高度是什么?他说我要追求类型电影中的作者性,不完全是作者电影,其实还是要有商业保证,有类型叙事。但实际上呢在类型叙事中间,他要找到自己的风格,找到自己的表达。所以我觉得电影导演的范儿很正。

谭飞:他有人文的,又有电影工业本身要求一些技术上的,所以他能把它结合得很好。所以你看他的电影不会觉得特别地贫瘠、干涸,觉得还是涌了很多水流的、挺丰盈的那样一种生命力的东西。

宋方金:对,而且你像《奇迹·笨小孩》吧,你要真说的话,你说从它的叙事,你中间被它牵着走,被哥哥和妹妹的命运牵着走,走到最后你会热泪盈眶。那么你现在回过头来看,好像也是一个套路,因为类似的电影,那么大概都是这样的套路。但是在这样的套路之中,它又寻求了一个时代的结构,就等于是深圳速度。在当时的大时代之下,这一群人的命运,那一群深圳移民的个人的命运与整个时代这种大的洪流的这种结合。

所以我经常讲一句话,叫俊得江山助。你有很美好的语法,你有很锦绣的语言,你有推、拉、摇、移、升、降、甩这种镜头的变化。但是呢你拍的是什么?等于是你的这些手段,如果用到了一个时代的目的上面去,你的作品自然呈现出了非常高的一种力量。而且为什么说是惊喜呢?这个电影是文牧野导演意外的一部电影,他中间实际上是在筹备《欢迎来龙餐馆》电影。《奇迹·笨小孩》这样的电影,实际上是带有半命题作文的这样的一个概念。那么很多人拍这种命题作文或者半命题作文呢,他会拍成一个说教气息或者宣传气息比较浓的一个电影。但是呢,文牧野导演把它变成了类型叙事,把它变成在类型叙事中还有个人追求、还有个人表达,我看了之后,我是觉得蛮厉害的。他在他的这种眼界、视野,他的这种对电影本体的认知,我觉得是高出于同时代跟他差不多的这样的导演。

谭飞:其实他已经超越了同龄人,甚至超越了很多比他年龄更大的人。

宋方金:对,所以我看他显示出了一代宗师的这样的一个气质。因为去年最惊喜,接下来最期待,谁的电影让你觉得有安全感、不踩坑、不蹚雷,就是文牧野导演的电影,你对他会有一种品质上的信任。

谭飞:品质上有种免检的感觉。

宋方金:对。

谭飞:你会觉得他不会忽悠观众。

宋方金:对。

谭飞:好,谢谢方金。

 分享

本文由网络整理 ©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主题颜色

    • 橘色
    • 绿色
    • 蓝色
    • 粉色
    • 红色
    • 金色
  • 扫码用手机访问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邮箱,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

© 2023 www.mhmh1.top  E-Mail:[email protected]  

观看记录